王荣朝:秋月圆时醉乡情
2020-10-14 浏览量:

月光从窗外挤了进来,满屋的皎洁把我惊醒。睁开眼,圆月撒落一地碎银,在床头衣镜里闪烁。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我欣欣然推开窗户,邻家院里的桂花便飘来缕缕清香;明月悬挂在半空,深情地拥抱着熟睡的村庄;院内的葡萄架下,摇曳着斑驳陆离的光影;几只蛐蛐伏在葡萄树的藤蔓上,趁着月色,弹奏着小夜曲……多美的秋月,多美的夜色啊!今夜,月光把故乡灌醉了!
院内的葡萄树,经兄弟精心侍弄,多年了依然茂盛。它不但见证了岁月的沧桑,也装满了我七彩的梦。
曾记得七夕节里,我在葡萄架下偷听过牛郎织女的情话——虽然听到的只是细若游丝的虫鸣,我却望着镰刀似的月亮,联想着鹊桥上一对恋人相泣相拥,满腔柔情。
小时候,中秋节里,我会把月饼咬上一大口,笑着跳着:“看啊,看啊,我把月亮咬成了月牙!”然后拿着多吃多占的月饼,蹲坐在葡萄架下,透过缝隙,审视着月宫中被罚的吴刚,眯着双眼,痴痴地望着传奇的夜空,翻阅着自己未来的梦。
最让我难忘的,还是瞒着母亲去摘邻居家的葡萄。趁着月明星稀,蹑手蹑脚地翻过低矮的墙头,搬来砖头垫在脚底,伸长胳膊,摘下葡萄塞进嘴里。大概东西是人家的好吧,即便酸得挤着眼、咧着嘴,心里却有几分甜蜜。那次不小心从矮墙上摔下来,说不清是摔疼了月光,还是摔疼了妈妈的叮咛,那一刻,我捂住屁股不敢出声。
秋月缺了圆,圆了缺,几经岁月轮回,我告别了故乡,告别了亲人和伙伴们,把秋月装进行囊,在外求学、工作、成家……多少个寒暑里,翘首望着家乡;多少个秋月里,感叹北燕南飞;多少个因忙碌不能团圆的无奈,多少个葡萄架下慢慢变得模糊的旧影,时时在心头萦绕、翻腾。
今秋月圆时,我回到了家中。乘着月色,看着儿时的老屋,追忆着往日的点点滴滴,一种缺憾的美爬上心头——父母已过世,此时的团圆只能看着相框,感受二老留下的温情。望着夜空,依旧的月光,依旧的乡情,唯一不同的是秋月有酒,我也有了故事。
今夜的秋月圆了我的梦,我的梦也圆了家乡的情。“此夜若无月,一年虚过秋”。美好的秋月没让我“虚过”,反让我的心醉了,也让黑土地醉了——因为养育我的故乡,永远珍藏着我心中圆圆的梦!

编辑:贾龙海

0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