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特殊贫困群体尽享幸福生活——南阳市探索实行“四集中”兜底保障脱贫新模式
2020-10-09 浏览量:

邓州市残联助残扶贫养老集中地赵集养老中心

国庆期间,秋雨绵绵。西峡县二郎坪镇湾潭村幸福大院里,五保贫困户梅保安坐在房檐下,一边吃着月饼,一边和几个老伙计唠着嗑,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

而在此之前,他还是独自一人生活,尽管各项扶贫政策都享受了,但生活还是有困扰:年纪大了,无人照料,生活极不方便,有时一天只吃两顿饭。自从被村干部接到幸福大院后,到点儿有饭吃,健康有人打理,还有一帮老兄弟能说说话,精气神儿越来越好。梅保安如今的幸福生活,是我市聚焦农村特殊贫困群体、创新实施“四集中”兜底保障脱贫新模式带来的新变化。至目前,全市共投入资金30余亿元,建设机构1430家。而像梅保安这样有了幸福新家的,全市还有10.2万人,他们在入住“新家”的同时,其他家庭成员能腾出更多精力外出就业,由此“释放”出1.5万多名贫困劳动力,带动贫困家庭增收2亿多元。

习近平总书记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强调,对没有劳动能力的特殊贫困人口要强化社会保障兜底,实现应保尽保。如何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中,让农村特殊困难群体真正享受到看得见、摸得着的政策红利,使他们有尊严、体面地生活?我市探索形成的可持续、可复制、可推广的“南阳模式”,怎样让服务对象满意、家属满意、社会满意?连日来,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调查。

内乡县余关镇子育村幸福大院

有解思维——

方城县赵河镇里河村72岁的高明川,妻子去年病逝,常年因病四肢麻木的他生活没有依靠。

唐河县祁仪镇南岗村74岁的杨振东一家三口人,78岁的哥哥是精神病人,44岁的儿子自小失能,照顾两个人的生活占去了杨振东的大部分精力。一家人种不成地、务不成工,只好靠捡破烂为生。

内乡县桃溪镇贫困户吴子和因脑溢血引起全身瘫痪,家人不得不24小时照顾、护理,日子越过越差。

…………

南阳是河南省脱贫攻坚任务最重的省辖市,2019年底还有6.53万名贫困人口,其中,像上述重病患者、重度残疾人、重度精神病人、无人赡养生活不便老人等失能半失能特殊贫困人员有1.24万人,占比近五分之一。

越是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时刻,越是要关注特殊贫困群体。如何使这1.24万人如期脱贫?没有现成经验可借鉴,没有成功模式可复制,怎么办?这些问题长期困扰着南阳各级政府和扶贫干部们。

市委书记张文深下定决心:“秉持为民初心,找准问题症结,运用有解思维,敢于担当作为,我们有信心让贫困群众都过上好日子,如期实现全面小康。”

攻克脱贫难题,啃下最后的硬骨头!经过充分酝酿,深入调研,“四集中”的理念逐渐理清。理念一旦形成,路子一旦选准,方向一旦明确,就必须下定决心,确保深入、扎实、有效推进。2018年底,我市开始了探索实践,确保不走弯路、高起点开局起步。

破题先解题,到底有哪些人需要兜底保障?南阳在全市范围内对扶贫对象“过筛子”,澄清了底子:特困供养人员、重度残疾人员、重症慢性病人员、失能半失能人员、孤儿、孤寡老人等六种情形人员,他们或是没有自理能力,或是没有完整生活能力,或是没有挣钱能力,需要兜底保障。

如何对他们进行兜底保障?我市出台了《建档立卡特殊贫困群体“四集中”兜底保障实施办法》,在前期扶贫工作的基础上,推广实施以村级幸福大院集中托管、乡镇敬老院集中供养、社会福利机构集中托养、医疗机构“医养”结合集中康复等为主的“四集中”兜底办法。由此,“四集中”的“钢架结构”逐渐挺立成型,全面启动,重抓重推,有声有色。

方城县杨集镇崔洼村幸福大院

攻坚克难——

统筹使用资金资源

在邓州市小杨营镇宋楼村建成的幸福大院内,该村8名特困老人坐在院中,一边听戏一边拉着家常。这个幸福大院建有8间住房,配备炊具的厨房、提供热水的卫生间一应俱全。

老人们告诉记者,幸福大院为他们建立了健康档案,每隔一段时间,卫生院的医生就上门检查身体,护理员也像亲人一样照顾他们的饮食,“现在天天都开心,不想家”。

统筹农村特困群众、低保群众危房改造资金,建设村级幸福大院,是探索出来的新方式。

在实施“四集中”兜底保障的过程中,我市破解了场所怎么建、资金哪里来、如何确保服务、工作谁来干等一道道难题,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机制和实施办法。

统筹各类资源,解决“怎么建”问题。一是采取“一村一建”“联村共建”等形式,将闲置村部、校舍、厂房、民宅或危房改造集中安置点等现有资源,改扩建一批村级幸福大院集中托管点。二是新建或改扩建一批乡镇敬养机构集中供养点。三是依托民办养老院、民办托养中心等社会福利机构,采取民办公助、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建设一批社会福利机构集中托养点。四是依托乡镇卫生院、县级医院、精神病医院等医疗机构,采取医养结合、购买服务等方式,建设一批卫生机构集中康复治疗点。

统筹资金使用,解决“筹资难”问题。采取“财政投入一部分、部门整合一部分、社会捐赠一部分”的筹措办法,足额保障建管运行资金。市财政拿出4000万元资金、县市区均相应列支一定专项财政经费,采取“以奖代补”形式,对进展快、效果好、群众满意的县市区、乡镇给予奖励。统筹运用民政、残联、人社、卫健、医保、住建等行业部门政策,整合使用入住人员低保、特困供养、医保、政福保、政康保、防贫保以及残疾人“两项补贴”、临时救助、慈善等多项资金,增强经费保障能力。引导社会公益组织、志愿组织、经济组织、各界知名人士等,担当责任、奉献爱心,捐助一批社会资金。至目前,综合投入资金30多亿元。

统筹管理服务,解决“留不住”问题。建立健全完善托养中心入住标准、用工条件、监督管理、饮食安全、消防安全、卫生保洁、服务评价等规章制度,实现日常管理科学化、制度化,确保特困人员“住进来、能留住、可持续、得幸福”。

统筹职能职责,解决“谁来干”问题。实行“政府主导、乡村实施、部门联动、社会参与”的运作模式,明确主体责任,界定工作职责。市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将该项工作纳入暗访督查内容,实行常态化暗访、常态化通报、常态化约谈问责,有力传递压力,推动工作落到实处。

内乡县王店镇王湾村幸福大院

兜底保障——

一举多得群众展颜

随着“四集中”强力铺开,我市下了真功夫,动了真感情,找到了真问题,推陈出新亮点多,凝聚合力问效广,积极参与氛围浓,走出了一条具有四种形式的特殊贫困群体兜底保障新路径。至目前,共建设各类“四集中”机构1430家。

村级幸福大院集中托管。针对建档立卡贫困户中适宜就近看护的半失能人员、留守老人、留守儿童、孤寡老人以及其他有需求且适宜的特困人员等,采取日托或全托形式就近集中托管,有效解决被托管人员不愿离村问题,方便家人探望照料。

张永奎就属于这类托管对象。赵朗庄村幸福大院2018年底建成,2019年投用,设计33户规模,目前入住28户,村里类似张永奎这样的特困人员已经实现了应住尽住。

乡镇敬老院集中供养。针对达不到代养标准的特困供养人员、重度残疾、失能半失能人员、家中无力照料的重度残疾人员以及自愿入住等特困人员,实施集中供养,专人护理。特困户杨振东一家三口人住进了唐河县祁仪镇开心养老院,他的哥哥和儿子得到了良好照顾,自己也能腾出手来挣点零花钱。

社会福利机构集中托养。针对需要长期护理且家庭无力照料或因照料负担较重影响脱贫的重度残疾人员,因突发事故致残致贫且家庭无养护能力的特困人员,无法定监护人或监护人监护能力达不到标准的孤儿,找不到家庭的惯性流浪乞讨人员等特困人员,纳入福利院、福利中心、残疾人托养机构等场所进行集中托养。住进了内乡县马山口镇福星托养中心的重度残疾人吴子和说:“这比在家好多了,护工帮咱洗衣服,还帮咱做康复,照顾得很周到。”

卫生机构集中康复治疗。针对无自理能力、半自理能力的重度精神病和病情稳定的重大疾病患者等人员,进行集中康复治疗。重症慢性病患者高明川住进了方城县特殊贫困人员托养中心,这里,方城县第二人民医院专门设置了“福利中心病区”,一个科室的医务人员对入住对象进行康复治疗。

“四集中”兜底保障让这部分特困人员开启了新生活,高明川拾起了“老爱好”,把自己的经历编成了曲儿,高兴得逢人便唱。

叠加效应——

四种形式品味幸福

“照看一个人,拖累一群人,致贫一家人。”重病或残疾是农村家庭致贫的重要原因,一个失能人员背后往往造成整个家庭贫困。

在马山口镇福星托养中心,女护工王书侠的丈夫郭运景也是一名供养对象。“老郭2011年脑出血重度偏瘫,我天天不出门照顾他,儿子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穷得柴米油盐钱都拿不出,现在他托养了,担子一下就轻了。”王书侠说,现在,丈夫生活、治病都由政府兜底,自己当护工每月能收入1000多元,儿子也出门打工了,全家都有了继续生活的动力。

“屋里是新床、新被子,还有单独的卫生间;饭菜一天三顿不重样,平常到娱乐室打打牌、看看电视,或者到小游园转转,和室友们聊聊天。”在内乡县余关镇子育村幸福大院,62岁的特困老人朱国敏谈到如今的幸福生活,一脸满足,笑声朗朗。幸福大院负责人岳伟霞告诉记者,大院共入住13名特殊贫困群众,他们平时不用花一分钱,就连牙刷、毛巾等个人用品都是由大院统一提供。而岳伟霞自己,也从农民变成了“上班族”,每个月工资近2000元。

集中托养,释放了王书侠这样特殊家庭的生产能力,改变了特困群众自身和周围人的生活面貌。目前福星托养中心的护工都是贫困群众,这也为当地贫困群众带来了增收新途径。而如岳伟霞这样的职业转变,也成为促进当地农民就业的一条途径。

市扶贫办主任周大鹏告诉记者,“四集中”兜底保障模式实施以来,解决了特殊贫困群体难以解决的难心事、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四集中”兜底保障场所形成物化资产,归村集体所有,资金变资产,一次建成,重复使用,一举多得。

供养一个人,“解放”一家人。通过这种模式将农村特殊困难人员集中兜底保障起来,把原来家中忙前忙后照料的其他人员“解放”出来,腾出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发展产业、外出就业,增加收入。

倡树了乡村文明新风。随着农村特殊困难群众“四集中”兜底保障模式良性运行,在农村凝聚了向上、向善正能量,唤醒了农村尊老、敬老新风尚。

锤炼了基层干部良好作风。在建档立卡特殊困难群众“四集中”兜底保障工作实践中,广大干部把特殊贫困群众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急事特办,好事办实,锻炼了党性,拉练了队伍,转变了作风。

全媒体记者 任华裔 黄星

编辑:史乐

0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