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传海:熬年守岁
2020-01-19 浏览量:

微信图片_20200119102739.jpg

年末岁尾,一场积雪把远远近近的田野、道路、村庄,装扮得格外的肃穆和安详。除夕傍晚时分,一阵鞭炮响过,远处山坡上隐约的黄叶、翠柏,全被皑皑白雪淹没了去,四下里雪白一片;近处白雪遮顶的的丛竹,在四下白雪的映照下更加翠绿;院子内外在雪光的映照下亮亮堂堂,亮亮堂堂中刚刚贴好的春联分外红艳;堂屋正中上好木柴点燃大火烧得正旺,欢快的火苗把围火而坐的一家人,撩拨得快活不已,兴高采烈——农家人一年一度的熬年守岁开始了!

熬年守岁,就是人们在年末岁尾的除夕之夜“拖延”时光,守候年岁。是对如水岁月的惜别留恋,也是对新年的美好期盼,它是炎黄子孙经久相传的一项重要年俗。

关于熬年守岁,我所熟知的有两个传说。一是驱赶、防范猛兽“年”。传说上古时有一种猛兽,狰狞凶残,专食飞禽走兽、鳞介虫豸。一天换一种口味,从磕头虫一直吃到大活人。它们平时隐匿在深山老林,到年末岁尾方才接近村庄。人们根据它们“每隔三百六十五天(一年),窜到人群聚居的地方吃一次人”的活动规律,管它们叫“年”,把它们肆虐的时期叫作“年关”。因此,每年年关,家家户户就开始燃放爆竹加以驱赶。到了年三十晚上,在燃放大量爆竹的同时,各家个户都提前吃过晚饭,躲进屋内围火而坐小心防范。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家家户户除夕夜熬年守岁的传统习惯。

第二个传说是:等候、迎接灶王奶奶。相传,玉皇大帝的一个女儿爱上一位穷小伙,玉皇便把她打下凡间跟着穷小伙受罪。后来王母娘娘讲情,玉皇才勉强封给穷小伙一个“灶王”(那仙女也就成了“灶王奶奶”)。灶王奶奶深知百姓的疾苦,常在“回娘家”时偷偷带些东西,回到人间分给大家。玉皇对此非常生气,就规定灶王爷夫妻一年只能在腊月二十三回天宫一趟。为了能从天宫给人们多带些东西,灶王奶奶是想尽办法收罗。从腊月二十三开始,每天弄些扫帚、豆腐、肉类、公鸡、大枣、馒头等等。一直到除夕晚上,方才慌忙带了东西连夜赶回人间。人间则家家户户点起旺火、香烛守望等待。直到深夜零时灶王奶奶归来,人们便燃响爆竹迎接和欢庆。因是,人们每年除夕要熬年守岁。

微信图片_20200119102744.jpg

熬年守岁最早记载见于西晋《风土志》:除夕之夜,相与赠送为“馈岁”,酒食相邀为“别岁”,长幼聚饮为“分岁”,终夜不眠曰“守岁”;南北朝诗人徐君倩《共内人夜坐守岁》说:“欢多情未极,赏至莫停杯……帘开风入帐,烛尽炭成灰。”到了唐宋,除夕守岁更是盛行。如诗圣杜甫有《杜位宅守岁》:“守岁阿戎家,椒盘已颂花……谁能更拘束?烂醉是生涯”!诗王白居易有《客中守岁》:“守岁尊无酒,思乡泪满巾。始知为客苦,不及在家贫。”山水田园派诗人孟浩然有:“守岁家家应未卧,相思那得梦魂来”;而文豪苏东坡的《守岁》,不仅道出了守岁时“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的欢乐,更忧心自己“心事恐蹉跎”!

微信图片_20200119102747.jpg

熬年守岁,因地、时不同各有差异,但总体上是在年末岁尾的除夕之夜“延缓时光,守候年岁。”我们儿时还没有电视,更没有“春晚”,甚至自“兵工厂”接引的照明电,也十分微弱、时有时无,但那也一点不影响每年的熬年守岁:每年年三十下午,家家户户全都早早地扫净了庭院、贴好春联、包好了饺子。四五点钟,天尚大亮就开始燃灶煮饺。

饺子煮好了,点响三声“雷炮”、燃放一挂长鞭。爷爷也或父亲便盛上几碗热腾腾的饺子,第一碗捧至堂屋“神坛”供神灵、奉祖宗,第二碗端到牛棚、猪圈谢牲畜,第三碗送给爷奶(父母)尽孝心。而后,一家人每人一海碗,那便是我们丰盛的“年夜饭”!虽然没有几盘几碗凉热菜、酸甜汤,但半瓶散烧酒总是有的。爷奶、爹娘饮几盅,哥哥、姐姐粘几滴,一家人是那样的欢天喜地,美好无限!

微信图片_20200119102750.jpg

吃过美好的“年夜饭”,早就准备下的大块、耐烧、不起烟的上等劈柴,在堂屋里已经燃好。家人们不再窜门走邻,也不再从事任何活计,全都围火坐而坐开始熬年守岁。虽然没有坚果点心、更没有象征平安的苹果、寓意团圆的汤圆,但一家人总是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父辈们在盘算着一年的收支、年节要走的亲戚、上门的客人等等,孩子们则是把新鞋、新衣比了又比,试了再试。做的和说的大都是美好的、吉祥的,一切霉气、难过的事、忌讳的话是绝口不提的。实在没话说了、没事做了,父亲也或哥姐就拿了饭勺子,给大家爆炒玉米、黄豆,偶尔也会烧几颗花生、燎几根粉条。随即,一家人就同爆开的米花般欢喜不断、像变粗的粉条般欢乐接连,直到远远近的鞭炮声一齐爆响。

微信图片_20200119102753.jpg

远远近的鞭炮声一齐爆响的时候,期盼的新年终于到了。新年到了,各家各户全都走到自家院子,一起燃放、观看自家或多或少的鞭炮、烟花;燃罢鞭炮、烟花,爷爷也或父亲便领上家中孩子,带上烧纸、供品踏雪出门,去到自家坟院祭奠逝去的亲人(赶早,可能是躲避“除四旧”吧);祭奠归来,大人们才上床小憩。而小孩们已经急不可耐地换上了新衣、穿上了新鞋,开始呼朋引伴地挨家捡拾炮仗去了。随即,整个村子就欢腾热闹起来了!

“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旧时,熬年守岁叫人回味难忘。如今,随了国家的富强和进步,除夕之夜已经不在靠烤火取暖、借燃炮添欢。家中,中央、省、市、地电视春晚丰富多彩,好戏连台。街市,有不打烊的超市酒店、不歇业酒吧茶座,更有精彩的音乐会、舒适的影视城,及其热闹非凡的不夜城、大夜市等等。那真是:熬年、守岁、欢乐多,属你、属我、最舒心!

翟传海(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农业银行作家协会会员)

编辑:史乐

0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